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你的位置:九九热这里只有精品18国产 > 精品推荐 > 前民族电影运动,韩国导演讲了什么故事|时光机

精品推荐

前民族电影运动,韩国导演讲了什么故事|时光机

发布日期:2021-10-27 14:58    点击次数:71

Roger Ebert 说:「我们生活在时间和空间的盒子里,电影则是盒子上的窗口」。通过电影,我们得以摆脱时间与空间的狭隘困顿,超越个人与集体、地域与国家,超越偏见和野蛮,超越荒芜的历史和唐突的未来,在光与影交织的短暂时刻中,撷取篆刻着隐秘箴言的永恒碎片。欢迎搭乘如戏时光机,我们一起去影史探秘。

20世纪90年代初,随着韩国回归民主和民族文化的复兴,主流电影行业的制作策略发生了很大变化。电影创作者将流行的民族风格与社会批判相结合的趋势似乎逐渐淡出了舞台。虽然还是有挥之不去的影响,但导演们开始表现出更多的问题,比如婚姻、情感疏离、个人绝望。

20世纪80年代,从短命文人政府放松审查政策埋下的“体育火种”,到军政府时期艳情片的泛滥,再到88年汉城奥运会对韩国世界地位的确认,反对专制、放松审查制度得到宪法的保障,“文化传媒帝国主义”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最巅峰的抵制。创作者不断使用当时意大利新写实电影、美国地域电影、欧洲反电影中略显不太革命的思想,极具革命性。

全国电影运动五大宣言;

宣传鼓动:民族电影为人们寻求反抗统治阶级意识形态的声音。它最重要的使命是教育人们了解历史的重要性和阶级斗争的必要性。

创造民族文化:民族电影是探索韩国人自我表达方式的媒介手段,也是向西方和独裁寻求文化解放的媒介手段。

民主发行制度:国片抵制好莱坞在国际市场的主导地位,抵制政府对发行的垄断和控制。

免于审查:国家电影抵制统治阶级任何形式的限制和审查。

改善电影制作的工作条件:国家电影谴责主流电影行业剥削电影创作者,侵犯他们的权利和福利。它还促进了选择性电影风格和制作策略的发展,以对抗好莱坞电影和主流电影的吸引力。

成立于1982年的“首尔电影集团”,在1983年出版的《走向新电影》中首次出现了“国片”一词。国民电影是一种边缘性、政治性的电影实践,它抵制模仿好莱坞领先的制作模式,创造新的形式和内容。它的主要目的是解放人民,争取进步。要把它放在群众运动的中心,同全国劳动斗争紧密联系起来。

作者还认为,“民族电影”的理论结构包括但不限于民族主义、反美主义、光州运动、阶级斗争和“人民、民族与仇恨”。

“恨”一直是包括电影在内的韩国艺术表达的中心主题。像李长镐、裴昶浩这样的导演致力于反映当下时代的紧迫问题——贫困、失业、富人对穷人的剥削、对普通人的“憎恨”等。然而,主人公的“恨”往往被浪漫化,这在整个故事中都被浪漫化了。《女孩进城》和《黑暗街上的人》等电影明显,人物真实,但始终没有摆脱好莱坞电影艺术模式的影响。“恨”往往迷失在情感的逻辑中,符合社会统治秩序的逻辑,减少了人们在社会中的选择。

徐南通曾在《人民神学》一书中解释过“恨”之所以能成为朝鲜历史的一部分的详细原因——历史上朝鲜人民遭受过邻国列强的无数次侵略,朝鲜的民族生存状况只是一部“恨”的历史。

朝鲜人民一直遭受着统治者的暴政,他们认为自己的生活经历是一种“人民”的生活状态。

另外,在儒家对女性的管教下,女性的生存状态是一种“恨”的状态。

在韩国的特定历史时期,大约一半的人口是登记的世袭奴隶,统治者将他们视为国家的财产而不是人民的财产。

20世纪80年代初,大学电影学会与拍摄8毫米或16毫米小型电影的电影人联合发起了一场表达被压迫者或工人阶级生活经历的运动,主要任务是唤醒人们的意识,揭露韩国的社会矛盾,这是大众文化运动的一部分。以及对顺从主流政治的商业生产体制的批判,主要表现被大众媒体和商业电影遮蔽、不报道或歪曲的社会事实,试图用小尺寸电影反映穷人、农民和下层民众的生活。

在托马斯·亨迪的论文中,1981年的两部电影《女孩进城》和《黑暗街道上的人》,已经具备了“民族电影”的特征。虽然他们没有真正挑战政府或社会政策,但他们批评基督教缺乏最低限度的人性和对下层阶级的同情,这导致了电影制作的新趋势。

电影《黑暗街道上的人们》。

《水利税》(1984)是一部纪录片,记录了对农民的采访,再现了农民为实行实税而进行的斗争。

《青鸟》(1986)是应农民运动的要求而策划拍摄的。通过与农民的交谈,展现了政府农产品进口自由化政策下农村经济破产困顿的场景,并向全国农民免费放映了一个月。

《当那一天来临》(1987)由首尔国立艺术大学的学生拍摄,描述了一名警察的矛盾,他在大学里被招募为警察,现在面对大学里有朋友参加的学生示威,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尚冬奥》(1988)以录像带的形式拍摄,由电影创作者和因政府为1988年夏季奥运会美化首尔的计划而失去家园的人们共同完成。

电影《尚冬奥》。

朴光洙的《朱七与万竹》(1988)描述了两个社会地位低下的年轻电影从业者被欺骗、孤立和剥削的故事。

朴钟嵘《九老阿里郎》(1989)的主角是一个在九老工业中心(首尔以北两英里)工作的年轻女工,充满了失败主义和怀疑主义,对未来充满了悲观。这部电影还在柏林国际电影节上放映。

电影《九老阿里郎》。

葛兰西的“人民-国家”概念是指不同社会阶层,如知识分子、无产阶级和农民的利益和感情形成联盟的可能性。

民族电影运动远非规定性的“现实主义”文本,而是试图通过“新型霸权”来进一步努力建构新的政治现实。

张的《啊!《梦想之国》被认为是一部反美电影,尖锐批评美国支持三个不同的军事政权,抨击其在光州大屠杀期间袖手旁观的做法。

他的另一部电影《罢工前夕》是对工人阶级压迫的有力控诉。电影中反映的工人阶级的压迫,引起了人们对政府政治改革的严重怀疑。即使是卢泰愚总统的政治改革也不能容忍这部电影尖锐的语言风格。

张善宇的《成功时报》(1988)以纪实讽刺手法和黑色幽默展现了80年代韩国所谓“高速发展”中拜金主义的盛行和人性的商业化。

正如格雷姆·特纳所说,“电影作为社会实践”,国家电影反对主流电影的实践,他们不主张文化孤立主义,而是试图使电影行业多样化和民主化。

1997年初,首尔电影集团出版了《从边缘到中心》,明确了后国片运动:

首先,电影创作者将注意力转向社会和心理层面,而不是政治主体,试图将主流电影的话语和实践转化为新的社会话语形式。

二是关注人、民族艺术、场所的身份认同。

第三,左翼学者警告说,极端民族主义很可能成为另一种形式的帝国主义。

第四,一批女权主义导演、学者、活动家向男权社会发起挑战,边缘化社会的问题越来越突出,如性骚扰、家庭暴力、虐童、职场不平等等。

第五,看电影的过程是文本本身的主体地位与现有主体地位之间的协商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力量的平衡取决于观者。在大多数情况下,文本中的意义取决于读者的主观立场,而读者的主体性不受文本意识形态力量的制约。

第六,少数电影对主流电影和一些民族电影的传统叙事结构不满。

如喜好书推荐韩国电影:历史的想象、反抗与民主。

|全文完毕。

除了听16位编剧和4位专业评委讲故事,这一天我们还能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