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你的位置:九九热这里只有精品18国产 > 精品系列 > 别了,香港电影

精品系列

别了,香港电影

发布日期:2021-10-27 15:55    点击次数:198

文字|江育奇

编辑|吴。

在“沉寂”期,第3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昨晚落下帷幕。

获得7项大奖的《无与伦比》成为当晚最大赢家,紧随其后的是《红海行动》(3项)。这两部合拍作品掩盖了许多纯正香港电影的辉煌。然而,这并没有让很多人感到惊讶。早在今年奥斯卡金像奖提名公布的时候,就因为竞技片太弱而被很多人诟病,间接造就了这个“史上最平淡的颁奖典礼”。

庄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和最佳编剧。

这种情况的出现对金像奖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信号。这个诞生于香港商业电影黄金时代的电影奖项,如今正在与主流商业电影渐行渐远。很多接近香港电影行业的从业者对毒眼(微信ID: youhaoxifilm)表达了深深的感情,觉得“奖项越来越小”“越来越窄”,逐渐成为小圈子里的狂欢。与同样是“中国电影三大奖项”的金马奖相比,目前的金马奖无论从整体水平还是关注度来看,都很难代表中国电影的最高水平。

因为奥斯卡对参演电影和电影人的“香港背景”有严格的要求,所以奥斯卡的落选其实是香港电影命运的写照。

曾几何时,这里是亚洲电影的中心,全世界电影爱好者的目光汇聚于此。但现在,香港电影的年产量只有五六十部,本土市场被好莱坞大片和韩国电影占据。优秀的导演和编剧正在北上与内地年轻创作者竞争。现有的本土市场不足以支撑有影响力的商业大片的诞生——《无与伦比》目前就像是香港电影的遮羞布。

更令人担忧的是未来。

获得最佳剧本奖的《无与伦比》的剧本大纲早在十年前就写好了,但没人愿意回答。十年后,当人们被他们故事的精妙所深深打动时,他们发现市场上很少有关于香港警察和罪犯的商业电影。事实上,不仅仅是警匪片,很多港式电影的“存量”也在被消耗殆尽。三年前,梁家辉曾说:“香港是一个很小的地方。从20世纪60年代到今天,黑社会从兴起到衰落,警察队伍从腐败到清廉。这些故事已经讲完了。我们还能说什么?”

无与伦比。

同样“精疲力竭”的还有香港的人才库。无论是《无与伦比》中“回归青春”的法哥、郭天王,还是再次问鼎影帝的,都是出道40年的行业老人;获得最佳女配的惠英红,早在1982年就获得了第一个金像奖,至今仍是香港影坛的标志性女演员。被获奖者提及最多的古天乐今年没有获奖,但他在未来几年仍有十几部电影要看...看了二三十年的香港电影,最受观众欢迎的还是火了很多年的老人们。

曾经美国人用“一切都太多了,太疯狂了”来表达对香港电影的鄙视,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当时的过度大火,烧毁了香港电影的未来,总有一天人们会开始担心会与香港电影渐行渐远。

黄金时代

1982年,《电影双周刊》与香港电台合作举办首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表彰当年的优秀电影人和电影。电影双周刊的初衷是当时香港没有自己的电影节,以其编辑团队为代表的一批香港电影人,对香港电影有责任感,认为应该通过评价来推动这个行业。

首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父子之爱》

那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大家对香港电影的未来充满信心。

上世纪80年代初,香港已经是“亚洲四小龙”之一,快速发展的经济为电影业的蓬勃发展和消费市场的扩大奠定了物质基础。与此同时,许鞍华、徐克等前沿导演开始入行,引发了香港的“新浪潮”运动,推动了香港电影的审美转型,也标志着香港电影与上一代华语为主的粤语电影的决裂——更具香港本土特色的电影开始成为历史主角。

一时间,以武侠片、动作喜剧片为代表的商业片和各种文艺片迎来了创作的高峰,原本已经非常繁荣的电影产业迈上了新台阶。整个80年代,香港电影年产量保持在100部左右,电影总产值一度位居亚洲第一、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

1981年1月30日,喜剧《现代保镖》在春节前夕上映。在人口只有500万的香港,创造了历史上287万人看电影的记录,让“除夕”这个概念流行起来。值得一提的是,287万这个数字,至今仍是香港电影史上看电影的人数。不仅如此,香港电影史前十中的其他电影也是从80年代开始的。当时,香港电影在中国的强大吸引力是显而易见的。

现代保镖

然而,香港电影如此繁荣的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它们的海外市场远远大于香港的国内市场:那些年,许多香港电影出口到北美,在数千家影院上映;当时由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电影业不发达,香港电影在日本、韩国、东南亚和台湾省都有很大的影响力。

当时,台湾省也迎来了经济快速发展的时期,人们对娱乐消费的需求开始激增。但由于台湾省电影产业不够成熟,文化背景相近的港片成为最佳选择。曾经,台湾省对港片实现了“全方位发展政策”,几乎引入了所有没有敏感因素的内容,使港片在台湾的市场份额一度达到40%以上。

当时韩国电影业因政治问题而低迷,相关部门引进了包括《真英雄》、《鬼故事》在内的大量港片拯救市场,使周润发、张国荣、王灏儿成为一代人追捧的偶像。1988年《真英雄》上映后,在韩国被评为“年度电影”。影片中,马克同款的风衣在首尔街头随处可见,而张国荣更是成千上万人的最爱。当时他代言的巧克力在韩国的销量直接增长了300倍。

在韩剧《请回答1988》中,主角们观看了《英雄本色》。

这一时期也是香港与内地影视交流合作的蜜月期。随着内地文化市场的逐步放开,香港资本、电影、明星进入内地的机会也越来越多,大量合拍作品诞生。1982年,只花了200万港币的《少林寺》在内地上映,票价只有100美分的时候就卖了1.6亿元。同期,该片在香港、日本和韩国也分别售出1616万港元、40亿日元和51亿韩元,创造了多项票房纪录。

用博纳影业董事长余东的话说,当时香港的导演可谓“化石为金,事事赚钱”。

这么大的市场空和影响力自然会吸引资本的倾斜。整个八十年代,大量香港财团开始增加对电影业的投资。麦家、石天、黄百鸣、洪金宝等明星都在资本的支持下成立了自己的影视公司或影院。像嘉禾这样的巨头将影院向亚洲其他地区开放。为了更紧密地与香港的影视产业联系,台湾省的八大制作公司也纷纷来港设立分公司,投资制作电影。

像嘉禾这样的巨头已经向亚洲其他地区开放了电影院。

然而,资本的快速涌入也让影视行业过热。许鞍华导演说,当时很多台商来香港买电影花,使得很多香港电影人在利益的驱使下,开始大量生产一些粗制滥造的电影。“(台商在片花里看到的)有两个明星名字跟武术有关,连导演都跟他们没关系,所以把钱都给了。所以很多人去抢明星,抢到明星就拍,很多电影都拍不好。”

到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香港电影的年产量已经达到200到300部,远远超过了超市所能消化的量。明星片酬和制作成本不断提高,一些类型的电影成本在两三年内翻了一番。整个行业看似蒸蒸日上,实际上却充满了泡沫,大量电影根本无利可图——这种情况类似于大陆电影行业今天所经历的阶段。

在繁荣时期,危机已经悄悄埋下了种子。

香港电影危机

泡沫终究被戳破了。

90年代,随着香港回归的慢慢临近,“97前”时代的香港笼罩在对未来的不确定和迷茫之中,大量香港人选择移民,带走了大量资金。其中,电影公司背后有很多财阀,刚到香港的台湾省制片人也选择了撤资。

失去了黄金主人的香港电影业很快就会衰落。90年代初,新艺术城、德宝等电影巨头都选择转战房地产等行业,电影业务逐渐减少。危机前,武侠片和动作喜剧片是香港年产量最大的电影类型。然而,资本撤出后,许多大制作变得不可持续。再加上焦虑情绪的泛滥,很多剩下的中小型大众公司都转向了制作成本更低的无厘头喜剧或文艺片。

1999年的喜剧之王,这句台词也被认为是对香港的一种启发。

“1989年初的时候,我也在演三部电影,都是主角,都很成功。然而,到了那年年底,突然之间就没有了动作片,全是喜剧和文艺片。”女孩出身的惠英红告诉《毒眼》,港式动作片似乎在一夜之间消失了。(点击此处阅读:“我还是那个惠英红”|惠英红访谈录)

屋漏偏逢连夜雨,香港电影业的内部危机开始显现,外部打击随之而来。

为了摆脱对港片的依赖,台湾省和韩国相继开始出台相关政策,限制港片在当地的发展。当时很多香港电影人都意识到可能出现的危机,周星驰在1992年的日记中写道:“据报道,台湾省电影人最近联手购买香港电影,以压低港片价格....台湾省电影人提出了保护自己利益的新案例,这是无可非议的.....香港电影人需要找到对策.....这样他们就不必过于依赖台湾省。”。

然而,在开发新市场之前,已经发生了变化。1994年,台湾省当局放开好莱坞进口电影的配额,扩大放映外国电影的电影院数量,吸引了大批美国大片。1992年,香港电影在台湾省的市场份额高达47%。在配额开放后的几年里,这个数字一路下降。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末,香港电影的市场份额还不到4%。

同期,内地有关部门出台了《关于当前深化电影产业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等文件,进一步放开电影市场。1994年,分账拍大片的政策开始实施,《亡命徒》作为第一部账户大片进入内地。虽然大陆还没有像台湾省那样完全打开这个市场,但分账大片的出现已经吃到了港片的蛋糕。

《逃犯》作为第一部账号大片进入内地。

内部的产业危机和外部市场的萎缩,让香港电影如履薄冰。这时,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期而至——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香港和东南亚失业率飙升,股市、楼市接连下跌,区域经济开始崩溃。

在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只有少数大电影公司开始收缩业务。比如嘉禾的主营业务从生产变成了经销。1992年是香港电影的巅峰时期,香港总共制作了175部电影,票房12.4亿港元,占当年香港总票房的79%。1997年全年香港电影只有86部,总票房跌至5.46亿港元。香港电影占总票房的比例下降到47%。

1992年,香港电影票房冠军,《死亡判官》。

更何况经济衰退也打击了香港观众的热情。一位经历过那个时期的香港电影人告诉《毒眼》:“有一段时间,香港观众不喜欢看电影。当时很多好莱坞大片的质量都相当不错,但大家还是提不起热情,没有加入。”

1993年,香港每年看电影的人数达到4500万(而当年香港的常住人口只有600万),但到了1999年,却急剧下降到2000万。因此,许多电影院不得不关闭或转售并改造成购物中心。1993年,香港有190家电影院,到90年代末,只剩下60家。嘉禾甚至直接放弃了在香港的院线业务。

虽然金融危机的影响在1999年前后逐渐减弱,但香港电影业遭受的沉重损失是不可逆转的。一方面,台湾省作为港片的重要市场,一直被好莱坞大片占据,港片和台片几乎没有生存空;另一方面,当年韩国、日本从后面走过来,成为新的东亚电影文化中心,迅速抢占了大量剩余市场。

在失去外部市场后,单纯依靠有限的本土市场重建辉煌是不现实的,所以很多相关电影人都有“搬出来”做合拍的想法。然而,搬出去的路并不容易。据冬后回忆,“(金融危机后)一批香港导演去韩国和韩国合拍,结果韩国市场和韩国导演起来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他们又跑到日本去了,很快日本本土电影又起来把他们打了一顿。”

2001年,香港和韩国联合制作了《白兰》。

面对每况愈下的香港电影,悲观情绪不断蔓延,绝望情绪像影评人乐福一样,甚至直接在《明报月刊》上发出经典哀叹:“香港电影死了!”

《最后的家园》

几经波折,部分香港创作者终于将目光投向了潜力市场较大空但电影产业基础薄弱的内地。

“香港回归之初,很多人对内地电影市场并不看好,但我始终相信内地的潜力。”安乐影业的老板江志强是第一个意识到内地市场大有可为的香港电影人。早年与张艺谋、田壮壮的频繁接触,让他相信这些“内地导演真的很有能力”,“当时的能力已经超过了很多香港导演”。

因此,在很多人不看好张艺谋拍商业大片成功的同时(点击此处阅读:张艺谋找张艺谋),江老板果断帮助张艺谋和海外投资人上线,并斥资1亿元拍摄《英雄》。2002年全年总票房只有9亿元的时候,《英雄》成功吸引了1100万人在影院观看,并斩获2.5亿票房,直接将中国电影推向了大片时代。此后,安乐与内地市场结下了不解之缘,在随后的十几年里,先后推出了《寒战》《怪物猎人》等合拍作品。

《英雄》将中国电影推向了大片时代。

在安乐等公司积极进军内地的同时,一些内地电影公司也在努力搭建两地之间的桥梁。当时正是国内民营企业开始领先的阶段(点击此处阅读:民营电影公司的“五大”,是时候重新安排一下座位了)。这些新公司为了在国企垄断下发大财,纷纷与制作经验成熟的香港电影人合作。

将弘扬贺岁片的华谊兄弟,2001年在香港联合成立了亚洲哥伦比亚电影制作公司,共同制作了电影《大人物》,以近4000万的票房夺得当年国内票房冠军,也拉开了华谊与香港合作的序幕。此后,华谊也陆续参与了《功夫》等电影的制作,在华谊《天下无贼》等代表作的背后,也有港资人物的身影。

持有国家广电总局颁发的第一张电影发行许可证的博纳,作为国内最早的民营发行公司,也早早开始争取香港电影在内地的发行资格。21世纪初,余东经常亲自往返内地和香港,向香港电影圈的大人物推销自己,被一些人调侃为“香港电影人贩子”。

于冬的积极努力为他赢得了联合出品电影《天马传奇》的发行机会,他赌上了家人在电影中首次尝试保底资金分账,保底成本高达400万元。最终《天马行空传奇》在内地斩获3000万票房,奠定了博纳在港片发行和合拍方面的地位。

天脉传奇

之后,《无间道3》等大片陆续上门。截至2009年,在内地上映的香港电影中,有80%是由博纳发行的。从2003年开始,博纳逐步参与制作业务。如今,港式大片和中港合拍已经成为博纳制作业务的核心。从《智取虎山》《追龙》到《红海行动》中的《无双》,博纳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几乎都是香港大师。

更重要的是,《英雄传》《天堂传奇》等成功案例让很多香港电影人看到了内地市场的潜力和可能性,极大地激发了他们北上的决心。

2003年为了分得一份农历新年,2002年底,环亚和华星分别开始拍摄《老鼠爱上猫》和《百年幸福在一起》。结果这两部制作周期极短的电影(《百年好合》从开拍到送审只用了一个月)在当时电影还很稀缺的春节档分别获得了2200万和1000万的票房(都是年度前20名)。于是,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大量的港片不得不根据国内合拍的条件调整拍摄策略,只有那些可以报批合拍的项目才能选择启动。

百年好姻缘。

到了2003年,《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正式签署,为香港电影人和电影北上铺平了道路。根据CEPA的相关规定,港制电影将不再受进口大片的进口限制,而香港与内地合拍的电影可以作为内地电影进行宣传和放映。

该协议于2004年生效,但签署后,中国之星、环亚等公司迫不及待地将许多业务转移到内地,这使得当年在香港合作制作的电影总数飙升至28部。2004年,内地最受欢迎的三部电影《功夫》(1.73亿)、《吃飞人的房子》(1.56亿)和《天下无贼》(1.26亿)都是合资电影,而《皇帝》出品的《新永不亏》在内地斩获4000万,创造了合拍票房新纪录。

新的永远不会失去。

随后几年,CEPA相继签署了多项关于香港电影的补充协议,包括允许合拍在香港进行,为合拍和香港提供了更多的政策便利。另外,互联网的发展减少了香港电影在香港的市场,所以当香港电影在内地市场红火的时候,香港本土市场也逐渐萎缩。2008年香港电影年产量只有50部,香港票房只有2.5亿港元(相当于1981年),进一步刺激了大批香港电影人北上。

这时,内地电影业发展爆发,百亿票房时代的到来,让电影成为内地抢手的生意。就像当年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一样,大批跨界玩家开始进入内地电影行业,电影产量开始激增。2005年,国产电影的年产量只有260部左右,但仅仅过了5年,数量就翻了一番,达到520多部。

“市场瞬间开始扩大。当时,每年有近1000部电影上映。然而,内地有多少成熟的商业电影导演?市场需要大量的高手,香港电影产业非常成熟,所以首先要找香港人。”一位长期与香港导演密切合作的影视公司负责人告诉杜某,内地对香港导演和电影人的需求从8年前开始激增。

最夸张的时候,很多人直接拎着一大箱现金去找北上的香港导演合作。在当时北上的香港导演中,几乎每个人都能数得清自己的名字,一些稍微大一点、名气大一点的香港导演甚至能在1978年后安排自己的电影。

走了很长一段路,很多香港电影人终于意识到“内地市场是他们最后也是最珍贵的家”。凭借《保镖与刺客》获得最佳男配角奖的谢霆锋非常清楚这一轮变化对港片意味着什么。他曾经告诉媒体,北上代表着更多的可能性。

“坦率地说,这是一个重生的机会。”谢霆锋说。

消失的香港味道。

香港电影人凭借相对成熟的制作经验,北上之后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内地的电影产业和市场,尤其是在2010年之后的快速发展期,很多纪录背后都有香港电影人的身影:许诚毅的《捉妖记》在暑期档拿下24亿元,成为历史上第一部票房20亿+的华语电影;周星驰的《西游记》和《美人鱼》获得了两项年度华语票房冠军,《美人鱼》将内地电影市场带入了单个30亿的时代...

《美人鱼》把内地电影市场带入了30亿片的时代。

但在香港电影人改变内地电影产业和市场的同时,内地市场也在影响着香港电影人和香港电影。为了迎合市场需求,近年来不少合拍电影在口味和风格上开始偏向内地,港片原著中的“港味”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消失。

在内地热播的《追龙》,在香港却反响平平。很多香港人认为这部电影其实是从内地的角度“窥探”九龙城寨。一位发行人告诉《毒眼》,有周星驰签名的电影《新喜剧之王》在香港几乎没有什么电影,因为“香港观众很清楚,这部电影是针对内地市场的”。

如今,很多中港合拍的电影在价值观上更接近内地的视角,比如《虎山智慧》《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甚至还有《建军大业》。这些火爆的主旋律电影背后,有很多香港电影人从导演到其他大师。在北上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香港电影人适应了内地的观众和创作环境,完全融入了内地市场。

《红海行动》之后,林超贤还有一系列主旋律电影要拍。

事实上,在香港电影人集体北上的当下,这样的改变已经奠定了基础。

CEPA签署后,帝娱将业务重心转移到内地。帝都集团创始人杨受成甚至直言,2003年后,帝都电影基本都是“内地观众的口味才是主宰”:“谁喜欢看,谁有大市场,我们就去迎合。”现在,皇帝作为主要制作人,创作了《红海行动没人》等电影。据杨受成介绍,天皇近90%的影视资源都奉献给了大陆。

在此期间,香港本土商业电影市场进一步萎缩。过去几年,香港票房前十的电影几乎都来自美国和韩国。截至2018年,香港历史票房榜前20名的电影都是进口片,排在前20名的中国电影《寒战2》,票房只有6600万港元。

《寒战2》排在第20位,票房只有6600万港元。

属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七八十年代,香港的武术和武术文化最繁荣,黑帮最猖獗。此外,当时香港电影市场巨大,产生了许多具有香港特色的商业电影。现在想回到那个时代,各种条件都不够。”有经验的从业者认为空的“纯港片”越来越小。而香港某大电影公司的老板也向毒眼表达了自己的感受:“就以往的经验来看,(香港电影类型)至少有一半以上是不能再涨了。”

虽然这一变化在香港引起了很多争议,也引起了人们对最终失去真正香港电影的担忧和焦虑,但很多从业者也知道,这确实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轻影顾问香港导演陈嘉上曾经说过,香港的市场很小,普通人的生活也一样,所以除非你用小投资拍电影,否则根本没有机会拍电影。“想拍一部投资大的电影,导演必须去内地。”

陈可辛的观点更直接:“我不会坚持拍港片。生存才是最重要的,因为你要站在擂台上,所以你要一路适应和改变。”

2007年后陈可辛执导的作品。

但内地市场变了,香港电影人要一直站在擂台上也不容易。

在香港导演积极北上,掀起新热潮的同时,产业结构其实也在悄然发生变化:过去几年,以宁浩、xzheng、陈思诚为代表的70后商业电影导演,以及更年轻的木叶文、郭帆,都走上了历史舞台,成为行业主角。

“泰铢的流行是一个开始。内地新导演上来之后,内地和香港在电影创作上的声音其实已经慢慢被扭转了。”一位影评人告诉《毒眼》,Xu zhng早在拍摄《在路上的人》时就负责导演一些笑话。“内地观众成长变化很快。像叶伟民这样的香港导演无法理解一些接地气的笑声。”

在过去的一两年里,这种关系尤其逆转。2018年夏天,徐克的《迪·徐人杰四大天王》早早退出大赛,那个假期最漂亮的两位中国导演木叶文(《垂死挣扎的求生》)和黄波(《小岛》)首次拍专题片;2019年春节,周星驰的《新喜剧之王》上映一天就开始掉队。宁浩和韩寒导演的喜剧电影很快夺走了他的光芒,最大的赢家是最年轻的郭帆。

《新喜剧之王》上映一天就开始掉队。

如此微妙的变化,也让很多资本不再依赖香港董事。一位制片人向杜某透露:“早期北上的香港导演可能更强,但现在有更多内地导演可供选择,内地资本在内容管控上变得更强。内地新一批导演的崛起,确实挤压了香港电影人空的生存空间,很多香港电影人在内地实际上并没有接到好的项目。”

新旧交替间,人们突然意识到,香港几乎没有新人能“媲美”内地电影人。

过去五年,香港电影的年产量一直在50-60部左右,只有香港电影巅峰时期的五分之一。除了一些极具个人表现力和情感的电影之外,能上映的电影大多是文艺片或香港本土的中小型成本的现实主义电影(《一心无明》、《Trish》等)。).虽然这些电影背后有很多像翁子光、秦煌这样的优秀年轻人,但要论市场号召力和驾驭大量商业电影的能力,这一代香港导演很难与前辈和内地同龄电影人抗衡。

一个不知道的想法。

“郭帆第二部独立执导的故事片是《流浪地球》的大型作品,这样的事情在香港新人身上是不可能发生的。”一些接近香港电影圈的从业者对毒眼表达了深深的感情。在黄金时代,很多香港电影人没有自觉培养新人,现在也没有留给年轻一代这么大的实践。[/k0/]相比港味的缺失和当下的竞争,这或许真的决定了港片的命运。

两年前,梁家辉为了宣传一部自己主演的合拍电影,接受了媒体的采访。采访中,他遗憾地说:“香港的新生代演员还没有出现,我为他们感到遗憾,因为香港没有导演去发掘他们的潜力。”转过头,他有些语重心长地说:“我不想看到内地电影步香港电影的后尘。如果到了一定时期才开始反思,可能就来不及了。”

参考文献:

[1].政治、艺术还是商业——1949年以来内地与香港电影的互动与影响,赵卫方、张,2018。

[2].香港影视产业百年,钟宝贤,2004。

[3].香港电影北上的喜与忧——2002-2004年香港合拍内地市场状况分析,余东,2004。

[4].1979年以来,政策因素对港制合拍的影响及港制合拍发展的历史演变,沈莺莺,2007。



上一篇:别了

下一篇:别了,香港电影_1